必威官网徐美君(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三人谈

贪官外逃,审判难逃

贪官外逃,审判难逃

新华社北京4月25日电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25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审议。修正草案三大看点引人关注: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加强境外追逃工作力度;完善与监察法的衔接机制,调整检察院侦查职权;完善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增加速裁程序。

——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三人谈

——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三人谈

——看点一: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

■主持人:本报记者 靳昊

主持人:本报记者 靳昊

提请审议的刑诉法修正草案增设一章规定了缺席审判。

■嘉
宾:陈卫东(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宾:陈卫东(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草案规定,对于贪污贿赂等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潜逃境外,监察机关移送起诉,人民检察院认为犯罪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人民法院进行审查后,对于起诉书中有明确的指控犯罪事实的,应当决定开庭审判。

徐美君(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

徐美君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取得重大进展,得到人民群众的广泛拥护。”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沈春耀介绍,2014年,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会议提出了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的任务。2016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提出了关于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的研究报告。中央纪委建议在配合监察体制改革修改刑事诉讼法时,对刑事缺席审判制度作出规定。

毛洪涛(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副主任)

毛洪涛

“刑事缺席审判制度在我国还是一个全新的制度,在我国现行立法中,存在立法空白,没有明文规定刑事缺席审判的制度。”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兴宽说,随着党和国家反腐力度的加强加深,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显得日益重要和必要。

必威官网 16月8日上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适用刑事速裁程序开庭审理一起盗窃案件。郭晓珊
摄 图片来源:光明日报

刑事诉讼法是规范国家机关追诉犯罪、实现国家刑罚权活动的程序法,是惩罚犯罪、保障人权的基本法律,常被称为“人权法”“小宪法”。今年4月下旬,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审议。这是刑事诉讼法1979年颁布以来,继1996年和2012年两次修改后,进行的第3次修改。其中,完善与监察法的衔接机制,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完善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和增加速裁程序,确立律师值班制度等内容,成为这次修法的亮点。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卫东说:“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是适应发展变化,及时满足社会发展需要。以往,外逃贪官只有被追逃回国才能对其审判,如今,通过修改刑诉法,建立缺席审判程序,外逃贪官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将受到法律应有的裁判。”

刑事诉讼法是规范国家机关追诉犯罪、实现国家刑罚权活动的程序法,是惩罚犯罪、保障人权的基本法律,常被称为“人权法”“小宪法”。今年4月下旬,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审议。这是刑事诉讼法1979年颁布以来,继1996年和2012年两次修改后,进行的第3次修改。其中,完善与监察法的衔接机制,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完善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和增加速裁程序,确立律师值班制度等内容,成为这次修法的亮点。

6月7日,为期月余的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对外征求意见截止。此次刑诉法修改将带来何种影响,草案应如何进一步予以完善?记者邀请了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徐美君,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毛洪涛3位刑事诉讼领域的资深法学专家、律师,就此次刑事诉讼法修改的焦点问题进行对话。

对于缺席审判中充分保障被告人诉讼权利方面,草案规定,人民法院缺席审判案件,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被告人的近亲属可以代为委托辩护人。被告人及其近亲属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6月7日,为期月余的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对外征求意见截止。此次刑诉法修改将带来何种影响,草案应如何进一步予以完善?记者邀请了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徐美君,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毛洪涛3位刑事诉讼领域的资深法学专家、律师,就此次刑事诉讼法修改的焦点问题进行对话。

实现刑事诉讼法与监察法有效衔接

草案同时规定,交付执行刑罚前,人民法院应当告知罪犯有权对判决、裁定提出异议。罪犯对判决、裁定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理。

实现刑事诉讼法与监察法有效衔接

主持人:落实宪法有关规定,做好与监察法的衔接,保障国家监察体制改革顺利进行,被认为是此次刑诉法修改的核心。如何看待草案在这方面的规定?

陈卫东认为,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从告知、送达以及辩护等方面给予了充分的保障措施,可以保障被告人的权利。同时,这些规定符合国际上通行的司法准则的要求,也符合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立法通例。

主持人:落实宪法有关规定,做好与监察法的衔接,保障国家监察体制改革顺利进行,被认为是此次刑诉法修改的核心。如何看待草案在这方面的规定?

陈卫东:今年3月份,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和监察法。为落实宪法有关规定,做好与监察法的衔接,维护法律体系内部协调统一,保障国家监察体制改革顺利进行,需要刑事诉讼法予以回应。需要指出的是,这次刑事诉讼法修改不是一次大改,也不是像1996年和2012年那样全面修改。

——看点二:完善与监察法的衔接机制

陈卫东:今年3月份,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和监察法。为落实宪法有关规定,做好与监察法的衔接,维护法律体系内部协调统一,保障国家监察体制改革顺利进行,需要刑事诉讼法予以回应。需要指出的是,这次刑事诉讼法修改不是一次大改,也不是像1996年和2012年那样全面修改。

成立监察委员会的目的是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草案此次删去了人民检察院对贪污贿赂等案件行使侦查权的规定,但保留了对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公民权利、损害司法公正的14项犯罪的侦查权。这主要是考虑到上述侵犯公民权利犯罪主要发生在看守所和监狱,是在大墙内对在押人员权利的侵犯,监察委对此类案件的监督监察比较困难,而检察机关在这些地方设有检察室,发现、受理和查证案件线索要方便得多。

“国家监察法表决通过后,人民检察院对反贪反渎案件职能整体转移。目前监察机关办理的一些案件陆续进入审查起诉阶段,迫切需要修改相关法律,以适应这些案件的需要。”陈卫东说。

成立监察委员会的目的是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草案此次删去了人民检察院对贪污贿赂等案件行使侦查权的规定,但保留了对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公民权利、损害司法公正的14项犯罪的侦查权。这主要是考虑到上述侵犯公民权利犯罪主要发生在看守所和监狱,是在大墙内对在押人员权利的侵犯,监察委对此类案件的监督监察比较困难,而检察机关在这些地方设有检察室,发现、受理和查证案件线索要方便得多。

需要指出的是,司法工作人员损害司法公正犯罪的侦查权依旧留在检察院,恐将导致监察全覆盖的目的难以实现。这部分犯罪主要指的是法官徇私枉法罪,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等。司法实践中,对于检察院起诉的案子,如果不按照起诉意见去判,法官就容易面临一定的压力,这也是实践中出现无罪判决率低、“检察院说什么,法院判什么”现象的重要原因。作为司法活动中长期存在的问题,草案这次并没有触及。

对此,草案对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监察机关移送的案件、留置措施与刑事强制措施之间的衔接机制作出规定:“对于监察机关采取留置措施的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对犯罪嫌疑人先行拘留,留置措施自动解除。人民检察院应当在拘留后的十日以内作出是否逮捕、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的决定。”

需要指出的是,司法工作人员损害司法公正犯罪的侦查权依旧留在检察院,恐将导致监察全覆盖的目的难以实现。这部分犯罪主要指的是法官徇私枉法罪,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等。司法实践中,对于检察院起诉的案子,如果不按照起诉意见去判,法官就容易面临一定的压力,这也是实践中出现无罪判决率低、“检察院说什么,法院判什么”现象的重要原因。作为司法活动中长期存在的问题,草案这次并没有触及。

徐美君:修正草案第2条保留了检察机关的部分自侦权,但是该条规定中的“司法工作人员”和“可以”需要进一步界定。“司法工作人员”是否包括监察机关和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在什么情况下由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谁有权决定?什么情况下检察院又有权不立案侦查?这些都需要一一明确。

张兴宽表示,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有利于及时解决与监察法之间的衔接问题,及时弥补了因为监察法的实施而导致的监察委与检察院两个办案机关的衔接真空。

徐美君:修正草案第2条保留了检察机关的部分自侦权,但是该条规定中的“司法工作人员”和“可以”需要进一步界定。“司法工作人员”是否包括监察机关和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在什么情况下由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谁有权决定?什么情况下检察院又有权不立案侦查?这些都需要一一明确。

毛洪涛:监察委调查、检察院审查起诉、法院审判的新模式,对于实现职务犯罪监察全覆盖以及深入推进反腐败工作,具有重大意义。根据草案第2条的规定,检察院保留的职务犯罪侦查权和监察委对职务犯罪的全面调查权可能存在竞合与冲突,需要加以明确。草案第12条对检察院审查起诉监察委移送的案件以及程序上的衔接做了规定,但该规定更多地体现了相互配合,缺乏有效制约。

草案删去了人民检察院对贪污贿赂等案件行使侦查权的规定,保留人民检察院在诉讼活动法律监督中发现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侵犯公民权利、损害司法公正的犯罪的侦查权。

毛洪涛:监察委调查、检察院审查起诉、法院审判的新模式,对于实现职务犯罪监察全覆盖以及深入推进反腐败工作,具有重大意义。根据草案第2条的规定,检察院保留的职务犯罪侦查权和监察委对职务犯罪的全面调查权可能存在竞合与冲突,需要加以明确。草案第12条对检察院审查起诉监察委移送的案件以及程序上的衔接做了规定,但该规定更多地体现了相互配合,缺乏有效制约。

对于监察委移送的采取留置措施的案件,草案规定人民检察院应当对犯罪嫌疑人先行拘留,这存在一定问题。人民检察院对监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先要立案审查,同时可以决定对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或拘留,不应只有单一选项必须拘留。另外,检察院决定采取何种刑事强制措施设置在审查起诉阶段,那么,最长14天的审查时间就不应当计入审查起诉期限内,因为此前检察院侦查监督部门都专门留有办案期限。

“这对于保障当事人权益尤为重要,一旦出现侵权案件,比如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公民权利的情形,检察机关应当及时介入,立案侦查。”陈卫东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