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扶贫看毕节,各民主党派通过简报、书信、协商、访谈等方式

贵州毕节试验区成立30周年 跳出“恶性循环怪圈”

贵州扶贫看毕节,各民主党派通过简报、书信、协商、访谈等方式。多党合作助推脱贫攻坚——访十九大代表、贵州省政协副主席、毕节市委书记周建琨

中国扶贫看贵州,贵州扶贫看毕节。

新华社贵阳7月26日电题:30年减贫594万人——来自我国唯一开发扶贫试验区的报告

贵州扶贫看毕节,各民主党派通过简报、书信、协商、访谈等方式。中新社贵州毕节6月18日电 题:贵州毕节试验区成立30周年跳出“恶性循环怪圈”

本报记者 肖克 刘久锋

30年前,面对“经济贫困、生态恶化、人口膨胀”的恶性循环,中国在乌蒙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腹地建立了以“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为主题的毕节试验区。

新华社记者 胡星、骆飞

作者 周娴 冷桂玉 石小杰 赵万江

“自1988年6月国务院批准建立‘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以来,中央统战部、各民主党派聚力倾情帮扶,在毕节市创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长期共同支持贫困地区科学发展的‘毕节实践’。”10月19日,十九大代表、贵州省政协副主席、毕节市委书记周建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30年来,采取一切有利于消除贫困落后的措施,毕节试验区从人与自然的“对抗”,逐步走向“共赢”,累计减少贫困人口594万人,森林覆盖率提高近38个百分点。

中国扶贫看贵州,贵州扶贫看毕节。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地处中国西南腹地的贵州毕节试验区“摸着石头过河”,趟出一条喀斯特贫困山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路,探索出多党合作服务改革发展的新经验。

周建琨介绍,29年来,各民主党派通过简报、书信、协商、访谈等方式,推动从国家层面支持试验区建设。国发[2012]2号文件中29处涉及毕节,23个国家部委出台了28项差别化政策。毕节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多党合作、同心共建”新路子。

习近平总书记日前对毕节试验区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指出,30年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社会各方面大力支持下,广大干部群众艰苦奋斗、顽强拼搏,推动毕节试验区发生了巨大变化,成为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一个生动典型。

30年前,面对“经济贫困、生态恶化、人口膨胀”的恶性循环,中国在乌蒙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腹地建立了以“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为主题的毕节试验区。

毕节,曾因生态恶劣、人口膨胀而陷入“越贫越垦,越垦越贫”的恶性循环,被联合国有关机构认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

各民主党派以实施“助推发展、智力支持、改善民生、生态建设、示范带动”五大“同心工程”为载体,开展立体式帮扶。实施项目1495个,打造9个精品“同心新村”,新改扩建各类学校200多所。通过开展对口帮扶、挂职帮扶、培训指导、筹集资金等方式,形成了从试验区需求出发的“问需扶贫”新模式。协调企业签约项目351个、金额4122亿元;恒大集团无偿投入110亿元,整市帮扶毕节脱贫攻坚。建立统一战线参与毕节试验区建设联席会议机制,各民主党派中央等为成员单位,国务院23个部委和东部十省市党委统战部为支持单位,每年安排部署参与建设的具体任务。

山穷水尽怎么活?

30年来,采取一切有利于消除贫困落后的措施,毕节试验区从人与自然的“对抗”,逐步走向“共赢”,累计减少贫困人口594万人,森林覆盖率提高近38个百分点。

地处云贵高原、平均海拔2300米的赫章县海雀村是一只饿得瘦骨嶙峋的“海雀”。彼时,“高山大梁子,洋芋苦荞过日子,想吃一顿白米饭,要等婆娘坐月子”成为海雀村真实写照,大小山坡都成了光秃秃的“和尚坡”,石头越长越高,土地越种越薄。海雀村农民人均占有粮食98公斤,人均纯收入仅为87元,森林覆盖率不足5%。

周建琨告诉记者,从1988年到2016年,毕节累计减少贫困人口585.02万,贫困发生率从56%下降到13.19%;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从795元、376元增加到25041元、7668元;森林覆盖率从14.9%提升到50.28%;人口自然增长率从19.91‰下降到6.2‰,实现了人民生活从普遍贫困到基本小康、生态环境从不断恶化到明显改善的跨越。

1985年,18岁的农民张安福和父亲为了全家人的生计,在赤水河边开荒种玉米。山坡上辛苦犁出一层新土,大雨一来就冲进了滚滚的赤水河,3亩地,冲走了1亩多。好不容易保住一点土,伏旱50多天,种出的玉米不灌浆,还不够吃半年。

习近平总书记日前对毕节试验区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指出,30年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社会各方面大力支持下,广大干部群众艰苦奋斗、顽强拼搏,推动毕节试验区发生了巨大变化,成为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一个生动典型。

1988年,经中国国务院批准,毕节成为以“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人口控制”为主题的试验区。毕节试验区结合坡高谷深的地理条件,探索出了“山上植树造林戴帽子、山腰搞坡改梯拴带子、坡地种植绿肥铺毯子、山下发展庭院经济抓票子、基本农田集约经营收谷子”的“五子登科”经验。

“多党合作助推脱贫攻坚的‘毕节实践’,印证了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多党合作助推贫困地区发展的政治前提。各民主党派紧密团结在中国共产党的周围,思想上同心同德,目标上同心同向,行动上同心同行。”周建琨说,各民主党派坚持扶贫与扶智相结合,将智力开发、人才培训、科技服务和提高劳动者素质等与扶贫项目建设有机结合;坚持创新实践,适时调整合作帮扶思路,创新支持和参与方式,注重扶贫举措的精准性;各民主党派不断加强专家顾问组、联络联系工作、对口帮扶、干部挂职等制度建设,确保了多党合作服务改革发展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

“坡下流淌赤水河,半坡人家没水喝,久晴人畜都口渴,多雨薄土滑下坡。”30多年后,张安福还记得那时的顺口溜。他带着记者来到一处土壤已板结的山沟说:“当年村民在这里开荒,一层一层挖,一层一层冲,到最后挖不动了,就剩这‘和尚坡’。”

山穷水尽怎么活?

海雀村的改变从种树开始。从1987年冬天起,时任村支书文朝荣带领村民将村里30多个“和尚坡”变成了“林海”。生态改善后,如今的海雀村种上李子、红豆杉、苹果等经济林木,总种植面积达3800亩。据估计,海雀这片森林经济价值在4000万元以上,生态价值更是不可估量。

“如今全市920万人口中还有92.43万人尚未脱贫。毕节仍是脱贫攻坚的硬骨头,毕节能否实现脱贫,同步小康,事关全省全国大局。我们将深入践行‘两新’使命,不断深化‘三大主题’,借力各民主党派的倾情帮扶,坚决打赢脱贫攻坚硬仗。”周建琨信心满满地说。

张安福所在的村子位于毕节市七星关区清水铺镇,当年叫“南关村”。全村人均纯收入不到200元,温饱没解决,水土流失却越来越严重,当年村民无奈自嘲:“南关南关,年年过难关。”

1985年,18岁的农民张安福和父亲为了全家人的生计,在赤水河边开荒种玉米。山坡上辛苦犁出一层新土,大雨一来就冲进了滚滚的赤水河,3亩地,冲走了1亩多。好不容易保住一点土,伏旱50多天,种出的玉米不灌浆,还不够吃半年。

据毕节市环境保护局数据显示:毕节试验区成立时当地森林覆盖率为14.94%,如今已上升为52.81%。

责任编辑:朱瑞

在张安福上山开荒这一年,毕节市赫章县河镇乡海雀村的贫困状况令人震惊。今年96岁的海雀村村民安美珍回忆道,那时候多户农家断炊,自己家里4口人只有3个碗,一年要缺盐3个月,终年不见食油。

“坡下流淌赤水河,半坡人家没水喝,久晴人畜都口渴,多雨薄土滑下坡。”30多年后,张安福还记得那时的顺口溜。他带着记者来到一处土壤已板结的山沟说:“当年村民在这里开荒,一层一层挖,一层一层冲,到最后挖不动了,就剩这‘和尚坡’。”

毕节市委书记周建琨接受媒体采访表示,30年来,统一战线始终与试验区风雨同舟、同心攻坚,毕节各项事业取得了长足发展。全国政协、中央统战部、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专家顾问组发挥人才智力优势,进深山、走村寨,入农户、问疾苦,多种方式支持试验区建设。毕节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多党合作、同心共建”新路。

这就是当年的毕节。经济实力弱,人均GDP仅288元;人口增长快,“多子多福”是很多人长远生计的唯一出路,人口自然增长率高达19.91‰;人民生活苦,人均粮食不足200公斤,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仅184元;生态环境差,水土流失面积占总面积的52.6%,每年外泄泥沙6900多万吨。

张安福所在的村子位于毕节市七星关区清水铺镇,当年叫“南关村”。全村人均纯收入不到200元,温饱没解决,水土流失却越来越严重,当年村民无奈自嘲:“南关南关,年年过难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