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人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远程审判视频室,要把被告人从看守所押送到法庭

被告人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远程审判视频室,要把被告人从看守所押送到法庭。广东广州萝岗法院首试“远程开庭”来源:广州日报发布时间:2010-04-14
22:11: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近日,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利用远程视频分别对被告人罗某盗窃罪、陈某盗窃罪两起案件进行公开开庭审理,两起案件庭审仅用时50分钟。

12月12日,县法院刑事审判庭首次启用网络远程审判系统,对被告人王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进行了远程直播庭审。庭审中,公诉人在检察院远程公诉室与法院数字法庭的法官、被告人进行远程视频开庭。公诉人通过高清音频视频传输系统宣读起诉书、讯问被告人、举证质证、发表公诉意见;法官通过本地数字法庭与公诉人进行互动,听取控辩双方的意见;被告人接受公诉机关的讯问,发表质证意见。整个庭审过程程序规范,画面清晰,顺畅有序。本次网络远程庭审办案是平山法院运用高科技手段,提高审判效率的一次成功实践。

图片 1

日前,萝岗区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场特殊的审判。法庭上只有公诉人、法官和书记员,被告席上空无一人。原来,被告人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远程审判视频室,通过大屏幕与公诉人及法官面对面。这是广州市基层院首次使用远程网络审理案件。

当前,刑事案件数量呈现增长态势,法院人案矛盾凸显。官渡区法院不断探索信息化与审判工作的深度融合,在官渡区看守所建设了通过网络专线与法院数字法庭相连接的远程讯问室,形成“管理智能化、审判科技化、办公集约化”的新型工作格局,力求合理配置审判资源,从而化解人案矛盾,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首先,近年来刑事审判工作日益繁重,审判资源日益匮乏,在我县看守所未投入使用的情况下,刑事被告人大多在外地看守所关押,传统庭审需要审判人员赶赴外地看守所进行提审工作,往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且存在押解及在法院临时羁押过程中逃脱的风险。而远程网络审判主要以数字法庭和视频会议为支撑,打破了传统庭审模式的限制,突破了传统庭审模式的空间局限,刑事被告人只需在看守所的远程审判法庭进行庭审,既节约了途中押解时间,降低了交通费用的支出,又缓解了法院审判法庭有限、排庭紧张、提讯警力不足的现实困难,更避免了提押过程中的危害性,确保了刑事被告人的人身安全以及刑事审判的安全,最大限度节约了司法资源,提高了审判效率。

综治广角正义之声网讯刑事案件开庭前,要把被告人从看守所押送到法庭,因两者距离较远,押送警车被堵在路上,导致法院开庭延迟的事情时有发生,特别是在延吉等外地看守所的被告人,来往押解也增加司法成本。3月8日上午,敦化法院利用远程视频方式,分别对一起销售假药罪案件、一起盗窃罪案件和一起诈骗罪案件用速裁程序开庭审理,被告人坐在看守所,法官和公诉人通过屏幕与被告人对话审案。

庭审中屏幕不停切换

与往日庭审现场不同的是,庭审现场只有审判员和书记员,公诉人在官渡区检察院远程开庭室发表指控意见,被告人在官渡区看守所视频讯问室接受庭审,画面和声音均通过显示屏同步传输到审判庭,庭审过程井然有序。

其次,远程网络庭审直播提高了审判的公开性,将法官在庭审中的表现置于社会公众监督之下,一切诉讼活动都受到社会舆论的监督,增加了审判的透明度,进一步促进了司法的公正公开,同时起到了良好的宣传效果,扩大了远程审判的社会认知度,不失为向社会公众进行法制宣传教育的有效手段,也有利于为远程审判的进一步推进创造良好的舆论环境在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平山法院积极推进“网络远程庭审模式”建设是法院审判工作顺应
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为刑事审判工作插上了科技的翅膀,对于践行“公正与效率”的司法主题而言有着长远的实践意义。

图片 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